吊唁旧时光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

 

时间煮雨 - 郁可唯--:-- / 04:07
(*+﹏+*)

晨时,阳光微凉,风声惊扰了窗外树上的新叶,也吹散了倦意。

小区里的白玉兰树高大挺拔,平时就绿意盎然得让人喜爱,最近更是满树生花,香气弥漫。故乡的玉兰树从没长得如此好的,家里则是养一棵死一棵,令母亲每次都懊恼不已。现在能看到如此茂盛的玉兰树,叫我如何不艳羡?在转个身都嫌困难的宿舍里,我也忍不住养了绿萝、茉莉、铁海棠等,大概是想把自然带进房间的欲望太过强烈了吧。

小时候经常往外婆家跑,那边的自然是原生态的,不是像城市里特意打造的园林景观。期末考试后,也不管考得怎样,就一心想着去外婆家快活。夏日里可做的事情太多了,摊开双手都数不完。可以和表哥表弟去河边捉蝌蚪小鱼,捉住了观赏一番最后又把它们放回去;可以躺在开满婆婆纳小花的草地闲聊,你一定见过那种细碎如星的蓝色花朵;可以听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,去寻找被荒草覆盖的枯井池塘;可以下水去摘嫩甜的莲子和鲜脆的菱角,爬树去收集半透明的蝉蜕和公孙树的白果……每天都可以过得不一样,却足以让人怀念。

现在想想,其实我并不是贪念外婆家那里的花花草草和吃不完的西瓜野果,也不是喜欢赖着和亲人玩耍打闹,只是我习惯回忆那些已经逝去的时光罢了。在远离故乡的千里之外,我有时会安静地遥望远方,仿佛这样就能一眼看到少年时玩耍的地方。但那些山脉云雾,遮挡住我远眺的视线,也匀散了缕缕过往。我只能不停地探寻这个城市不曾去过的地方,试图在新鲜感中抚慰自己怀旧的内心。他人或许会以为我率性而为,一个人骑车就能去到十几二十公里之外的地方,殊不知我只是想在这偌大的城市里,找到那么一丝归属感。

灯花微弱,笔锋微凉,却难绘虚妄,难解惆怅。我是个很难相处的人,曾经因为些许拌嘴就和朋友断了联系。现在回想起来,流年匆忙,对错何妨,人来人往,有时候错过就是一生不再相见。不管以前如何,如今的我们都在尘世里辗转,并且将在后面的半个世纪里继续辗转下去。那些龃龉,终究都会像夏夜遗忘了萤火虫之光一样,消失在我们的记忆里。

多年之后,我或许会梦到那些旧时光,画面遥远,恍恍惚惚,或许晴空万里,或许细雨绵绵,但我深知,它们已然逝去。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,以这断句残篇向旧时光吊唁,将悲欢收殓,或许还能求个心安。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